中华雷姓网

当前位置:中华雷姓网 > 古迹遗产 > 考古发现 >

南昌火车站发现雷氏古墓
时间:2021-01-31 来源:未知 浏览:
打印

1997年和 2006年在南昌火车站发现古墓群  ,出土墓主身份为晋代雷陔、雷鋽

 

         

             当时出土的漆器

 

一九九七年九月,在南昌市火车站施工时,发现一组晋代古墓群。后来经过考古人员挖掘、整理、鉴定出土古代骨质名刺“雷子”(名片)、木质印章等文物,墓主为东晋雷陔夫妇合葬墓。

雷陔字仲之,江州鄱阳(今江西鄱阳)人,享年86岁。即生于东吴末帝孙皓甘露三年丙辰(266年  西晋太始二年),卒于东晋永和八年七月戊子,朔五日壬辰(352年)。历经东吴、西晋、东晋三朝,醉酒身丧。

据《太平寰宇记》卷一六〇所载:晋代豫章大姓有“熊、罗、雷、湛、章”,此次出土随葬的木印上刻有“臣陔”二字,是我国迄今发现最早的古代名片。证明雷陔当时应为东晋官员。发掘现场顶弮墓室内体现道教文化,本人应当为道教信徒。

 

 

2006年出土雷鋽古墓

二00六年三月,在南昌火车站工地现场,发现一处晋代古墓群,其墓位置在一九九七年九月清理的南昌火车站东晋墓葬群南侧,大约15米的地方,墓葬保存基本完好,未发现盗掘现象。

 

雷鋽字仲处,江西鄱阳人,属于贵族家庭。发现该墓葬年代为西晋晚期至东晋早期,年代稍早于一九九七年九月发现的东晋墓葬群。

 

 

根据两处发掘出土的雷氏古墓资料,为研究南昌两晋时雷氏家族的发展史提供了线索。根据其券顶前后室砖墓的墓葬形制,属于贵族家庭,可以推断时间至少在汉代时期,南昌就即雷人生活,发展到魏晋时期,已经成为豫章望族。

 

此次还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各种文物二百多件,其中国宝级有四件,有一个晋代瓷器虎子,非常珍贵。

 

江西南昌东晋永与八年雷陔墓道教因素试析 :  

1997年,考古工作者在江西南昌火车站站前广场抢救性发掘清理了6座两晋砖室墓,出土漆木器、青瓷器、铜器、铁器、金银器、滑石器等珍贵文物124件。值得注意的是,该晋墓群出土漆器数量多,制作精美,题材丰富,保存完整,被认为是“东晋时期一流的作品,代表了当时漆器制作工艺的最高水平”{1}。M3因出有纪年墨书木方以及名刺、印章等,可确知其为东晋永和八年(352年)雷陔夫妇合葬墓。作为该晋墓群中墓葬年代和墓主名姓唯一明确者,3号墓不仅规模大,出土器物多,且道教色彩浓厚,道教内涵丰富,是研究早期道教在南方地区活动的珍贵史料,这是过去未曾注意到的,今试为论之。  

 

    

一. 雷陔墓的基本情况      

雷陔墓为券顶前后室砖墓(编号:M3),平面呈长方形,墓向102度。由于券顶及前室全部被毁,后室后壁亦被铲除,墓葬形制不详。从残存的墓室看,M3前室两侧可见有双耳室痕迹。墓壁砌法为错缝平铺,地砖作人字形横铺。后室保存稍好,残长4、宽1.7、高1.6米,内置两副完整的朱漆棺木。从出土遗物看,左为女棺,右为男棺,墓主头部朝向墓门。女棺长3、宽0.65、高0.92米;男棺长3.12、宽0.63、高0.89米。该墓共出土各类遗物50件,其中漆器20件、木器17件,另有铜镜、铁器、金银器、青瓷器等。 

根据发掘简报所刊布的M3平面图,可知50件出土遗物中,仅青瓷香熏一件置于棺外,其余49件均出自棺内。49件遗物中,出自女棺者26件,包括漆器15件(攒盒盖、攒盒、托盘、奁盒、耳杯、漆盘、漆箸、漆匕、漆平盘),木器6件(木盒、木柄、轴形构件、梳、篦、黛砚),以及银手镯、柿蒂连弧纹铜镜、铁刀(?)、滑石猪等。出自男棺者23件,包括漆器5件(攒盒盖、攒盒、刀鞘、圆柱形漆器、棱形手柄),木器11件(木方、名刺、印章、木盒、木柄、轴形构件、梳、篦),金指环、银钗、双凤双虎纹铜镜、铁刀、墨块、卵形石、素面铜钱各1件。

男棺、女棺还各出有钱币若干,发掘报告亦云:M3出土五铢钱8枚,其中“鎏金五铢3枚,还有剪轮五铢”,但未云鎏金五铢、剪轮五铢的具体出土位置和分布情况。   

与道教有关的实物遗存皆集中在男棺内,以下重点就男棺内的道教因素作一分析。 

  

二. 名刺      

发掘报告云:3号砖室墓男棺内出有名刺2枚,形制大小相同,均长条形,木质,长24.6、宽3、厚0.8厘米。其上有墨书文字,文曰:“弟子雷陔再拜问起居鄱阳字仲之”{2}。   

此种带有“弟子”字样的名刺,在南方地区六朝墓多有发现和出土,如江西南昌东吴高荣墓出土名刺21枚,文曰“弟子高荣再拜问起居沛国相字万绶”{3};安徽马鞍山东吴朱然墓出土名刺14件,行文可分三种,其中一种云“弟子朱然再拜问起居字义封”{4};江西南昌两晋之际吴应墓出土名刺5枚,其中3枚文曰“弟子吴应再拜问起居南昌字子远”{5}。   关于此种名刺的性质和用途,笔者在2001年曾撰有专文讨论,提出名刺乃道教葬仪特殊用品,系墓主蜕升上天时拜谒天帝诸神所用之物{6};王育成亦认为包括“弟子”在内的吴晋墓葬出土名刺乃道教性质的遗存{7},但也有学者对笔者的这一看法表示异议。   

一种意见认为,“弟子”之称意在表明墓主乃某人之学生、门徒、门生,是晚辈对师长、尊长者的谦称,并无特殊的宗教含义。另一种意见认为,吴晋名刺中提到的“弟子”指的是佛教弟子,而非道教弟子。  

 

 

“弟子”谦称说实际上是很难成立的。雷陔死后到阴间,需以“弟子”身份执持名刺向先他而去的授业老师禀报,这是可以理解的。出土衣物疏明确提到墓主雷陔“年八十六,即醉酒身丧”,既以86岁高龄去世,想来他需知会的先逝者应该很多,范围应该很广,除了授业老师外,起码还应包括其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父亲、母亲等等一干人。换句话说,除了以“弟子”身份外,雷陔还应分别以“玄孙”、“曾孙”、“外孙”、“儿子”等若干不同的称谓和身份向有关人员通报。可刺文中却只有“弟子”一项而别无其他称谓,不向亲缘关系密切的至爱亲朋而仅向授业老师这样一个范围极为狭窄的群体通报,是很令人费解的事。发掘报告根据伴出带有“臣陔”字样的木印材料,推断墓主雷陔乃“东晋命官”。作为两晋时期南昌地区的世家大族,作为一个朝廷命官,雷陔去世时已86岁,他需要谦卑地以“弟子”身份禀报的对象实在不多。很明显,这样一种“弟子”名刺想要的通报对象,并非世俗的授业老师、师傅,而很可能是宗教意义上的神灵。   

佛弟子说也是没有多少根据的。尽管该东晋墓群有一些佛教性质的遗物,如6号砖室墓出土的4枚金戒指上清晰地模压和錾刻出带有背光、莲华座之佛像,但有名刺出土之3号砖室墓却没有任何佛教色彩,而佛教葬仪中亦没有以名刺随葬的习俗,在这种情况下,把雷陔与佛教挂钩实 

 

 

     据新华社南昌 2006 年 3 月 14 日电 (张敏 沈洋) 在南昌火车站施工现 场发现的东晋古墓的文物清理工作 已经全面完成,共出土各类文物 50 余件。令人欣喜的是,专家最终凭借 一张 1700 多年前的“名片”,确认 了墓主身份。业界认为,这次发掘为研究两晋时期的社会生活风貌提供 了宝贵的历史资料。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樊 

昌生告诉记者,这座东晋墓葬共出土 各类文物 50 余件,并发现木炭、果 核残渣和毛发等遗物。出土的文物包 括 1 块青砚、2 块滑石、9 件漆器、 10 件铜器、12 件青瓷、24 件木器。 此次出土的文物较为珍贵的是青瓷 虎子、耳杯和青砚。青瓷虎子釉色青 莹,堆塑、刻画工艺精湛,是洪州窑 产品中的精品;耳杯用红、黄黑、 

灰绿等色彩绘纹样,金黄色勾线,有 人物、鱼、飞鸟、龙、凤等题材。耳 杯的耳上还刻有“黄得章上罕”等字 样,留下工匠的名字,实属难得;青 砚出自棺内,呈扁圆条状,并刻有花 纹,系松烟经墨模压印成型,可直接 用手在砚上研磨。 

    据专家考证,距今 1700 余年的 墓主人是江西鄱阳人雷鋽,其身份 是通过出土的名刺来确定的。此次共 出土了两件名刺,其中一件字迹清 楚,上书“鄱阳雷鋽再拜问起居字 仲矪”等字。 名刺也称木刺,相当于现在的名 片,也是现代名片的祖先。樊昌生先 生介绍,木刺的格式是先在开头处写 明郡名、身份、姓名并书“再拜”, 期间稍空后再书“问起居”,然后在 刺的下部偏左侧以小字注明乡里和 本人字。记者了解,在南昌东吴高荣 墓和 1997 年的西晋墓葬群也出土过 名刺。为研究我国名片发展演变的历 史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