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雷姓网

当前位置:中华雷姓网 > 雷锋精神 > 雷氏巾帼 >

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武警成都指挥学院教研部副主任-雷敏
时间:2021-01-31 来源:未知 浏览:
打印

个人简介
雷敏,女,汉族,四川泸州人,中共党员,1974年4月生,1990年4月入伍,大学文化程度,中共党员,现任武警成都指挥学院教研部主任雷敏,大校警衔。1991年加入中国第一支由女子组成的特警队——四川女子特警队。并先后担任区队长和女子特警队副队长、支队副政委等职。 2、所获荣誉  现任武警四川省武警指挥学院教研部副主任。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军事本领,执行重大勤务30余次,70余次向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央军委首长等进行军事汇报表演,荣获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
  2次赴毛里求斯培训警察部队,荣获毛里求斯警察最高荣誉奖章。第17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首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1995年8月被团中央表彰为“全国青年岗位能手”。在电视剧:女子特警队 里扮演铁红。 3、“中国霸王花”雷敏  面目清秀,温文尔雅,她就是《女子特警队》中那个性格乖张、带着几分野性的铁红的扮演者雷敏吗?身材娇小、温柔漂亮,她就是那个一身写满传奇、一身挂满荣誉的中国霸王花教头雷敏吗?她胸前挂满奖章:一等功一枚、二等功两枚、三等功三枚,还有那胸前挂不下的荣誉:四川省十大女杰、三八红旗手,全国青联委员、青年岗位能手、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她的外貌,她的性格,她的职业和她扮演的角色真的无法找到对接点。也许这正是她的传奇之处。
  雷敏从小酷爱体育,11岁那年,为了那个“武术明星”的梦想,她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到外地正规体校求学。
  体校隔壁,是一座武警部队的营房。武警战士每天都在训练,练擒敌拳,练单双杠,练登高攀援……生性好强的雷敏常常和战士们过两招。和军人接触久了,雷敏突然又生出当兵的梦想。
  一天,一个喜讯从隔壁的警营里传来:四川武警总队正招收女子特警队员。雷敏闻讯后欣喜若狂,当天向同学借了15元钱,坐火车去了成都。第一次去成都,人生地不熟,她一路打探着找到征招办,被哨兵拦在门外:“今天太晚了,明天再来吧。”雷敏的心一下凉了半截,坐了一天的火车,饿了一天的肚子,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里哪里是寄身之地。雷敏向哨兵说了自己的来历、眼前的处境和无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哨兵将她的情况向领导作了汇报,领导给她安排了食宿。那晚,她和一个女兵住在一起,激动得一夜没有合眼。
  第二天接受考试,前来应考的不下200人。轮到雷敏上场了,初生牛犊不怕虎,她镇定自若地打了一套规定拳,舞了一套三节棍,打得满堂喝彩。一个星期后,她接到了面试的通知。
  “好,就是她了。”当时某电视台正筹拍电视片《中国霸王花》,导演来女子特警队遴选剧中一位有武功的女主角,正好碰上雷敏来面试,她被独具慧眼的导演看中。那天,她如愿以偿地穿上了军装。后来导演改变初衷,没有让她担任一号女主角,原因是她缺乏军事素质。这多多少少给雷敏留下一点遗憾。
  虽然雷敏没当上女主角,但她因此走进了女子特警队。那年,她16岁。
  因是女子特警队员,她当上了剧组的女主角
  雷敏走进了女子特警队,接受了艰辛的军事训练,练就了一身好功夫,并赢得了许多荣誉。她多次出国任教练,被亲切地称为“武教头”。如今,当了10年兵的雷敏,是女子特警队的区队长。
  1998年,《女子特警队》剧组来四川女子特警队体验生活,导演陈胜利一直在为剧中一号女主角的人选举棋不定,职业演员普遍缺乏军人的内涵和素质。这时雷敏进入了陈导演的视线,她熟悉女子特警队的生活,有真情实感。遗憾的是:非职业演员、与剧中人物年龄有距离。一天,训练间歇,雷敏和一个女兵下象棋,那棋下得并不高明,可极具观赏性。机智、幽默、天真、纯情、争强、好胜,其天性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陈导演看着看着,眼前突然一亮,这雷敏不正是自己要找的一号女主角吗?陈导定下决心。
  试镜了,导演发现了她的毛病,毛病在于和剧中的主人公距离太大。主人公铁红是一个刚入营门天真无邪且又无知的小女兵,不会走路,不会说话,不懂军规,可雷敏却是一个成熟的军人,举手投足言谈举止完全军人规范。“放下你的官架子,到小女兵中体验生活,找回你当兵之初的感觉。”导演下令。她把铺盖搬到女兵班,和她们一起疯玩打闹,哭哭笑笑,很快地找回了新兵的感觉。
  对于雷敏来说,演武戏不难,在训练场摸爬滚打十多年,练就了一身的功夫,可演文戏就难了,她生性不爱哭,恰恰在戏中有哭的场面。剧中的妈妈来部队看女儿,听说女儿是一个不听话的兵,语重心长地开导女儿。“雷敏,该哭了,你是怎么搞的,为什么不哭!”导演火了,雷敏也火了:“我就是不爱哭,倒是有点想笑。”“雷敏,你还没有进入剧情,演戏是假的,可要假戏真做。眼前的这位老太太就是你的母亲,你没有母女深情吗?你没有惹母亲生过气吗?你对母亲没有情感上的欠疚吗……”这一回,雷敏真的哭了,哭了个江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在她的心目中,母亲是世界上最坚强的人,最可敬的人。她的家境不好,爷爷常年在外地工作,奶奶和一个叔叔患有精神分裂症,上有老下有小,这个破落的家全靠母亲一个人支撑。在她刚记事那年,她得了一场大病,医生说这孩子没救了,母亲不死心,背着她四处求医,是母亲的真诚感动了上苍,她度过了那场大难。她从11岁离开母亲到外地求学,再后来当了兵,十多年没在母亲身边,何时能在母亲面前尽一份孝心?那场戏拍得很成功。
  《女子特警队》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雷敏成了记者们追踪的焦点人物。雷敏忙得无法分身,新闻发布会要参加,专题报告会要参加,全国英模表彰会要参加,自己的功课还不能丢。她说:“我结婚两年了,是前年五一领的结婚证,到现在还没有举办婚礼。刚领到结婚证的第二天,通知来北京开会;回去后,参加电视剧的拍摄;电视剧告竣,又来北京参加武警十大忠诚卫士的表彰;表彰会结束后,又要到天津武警指挥学院上学。”她说,“我常常在自责和内疚,觉得对不起丈夫。结婚两年了,还没有在一起生活,他常来电话,有时在电话里也发火,甚至说过再不回来我们就离婚。天哪,还没有结婚就谈离婚,这是不是有点太悲哀。可我理解他,他需要我回到他身边,他不需要柏拉图式的爱情。劳模会结束后,我要回家一趟,看看我的母亲和我的丈夫。”说到情感的话题,雷敏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雷敏成功地塑造了《女子特警队》中铁红的形象,她得益的不是自己的表演天赋,而是她对武警的热爱和对女兵生活的理解。她本身就是女子特警队员,在这个英雄团体里,流过泪,流过血,流过汗,也留下了那段英雄的传奇。4、女子特警队幕后的故事
  在《女子特警队》剧组里,只有3名专业演员,其余的全是特警队的女战士,她们全都是真名实姓。剧中打斗的一招一式,全都是真功夫。
  女子特警队最早成立于1985年,那时,武警部队刚刚重新组建不久,擒拿格斗一直是女性的“禁区”。独具创新意识的总队领导人,提出组建女子特警队的设想。这一设想很快得以实施,于是,在“天府之国”的橄榄绿丛中,一群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姑娘,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起,突破这一禁区,成为第一代巾帼“斗士”。
  雷敏加入女子特警队,已经是第三代队员了。所有的女兵刚穿上军装那阵子,她们都激动得手舞足蹈,特别是听说进女子特警队,更是兴奋不已。可她们高兴得太早了,部队实行封闭式管理,不许出营门,不许进歌厅,不许留长发,不许涂口红,不许穿便装,不许的东西太多了,这一道道禁令像一道道紧箍咒束缚着姑娘们躁动的青春。在特警队,她们自诩是“美丽的囚徒”。军人这个神奇的字眼,就像两道情感的闸门,控制着她们情感的潮涨潮落。
  “不付出超人的代价,就练不出超人的本领。”这是雷敏写在日记里的话。
  5公里越野,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败下阵来。
  大劈叉,那滋味比上“老虎凳”还难受。拿大顶,稍有不慎,轻则骨折、脑震荡,重则要以生命作代价。
  面对这没有硝烟的战场,面对这严酷而无情的现实,姑娘们全都哭了。但,她们并没有被死神吓倒,而是变得更加坚强起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成百上千次的摔打中,特警队的姑娘们哪个身上没留下几块带血的瘢痕和纪念。
  1997年10月,国际刑警联合会在北京举行第64届年会,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应邀来华,最引人注目的四川女子特警队的精彩表演。领队的是一位年轻漂亮而又略带几分稚气的姑娘,她身穿迷彩服,腰系武装带,眉宇间透着不让须眉的灵通和豪气。她身后是一群虎气生生的女兵,在她的带领下,那套擒敌拳直打得全场眼花缭乱。前扑,似墙倒,腾空,似燕舞,拳起脚到之处,如草莽掀起一股旋风。
  女子特警表演结束了,雷敏接到了一个特别邀请。毛里求斯警察总监达亚尔先生邀请雷敏到毛国执教,训练他们的女警察,并向中方发出邀请信。
  不久,雷敏带着神圣的使命,去了那个远在太平洋中的岛国。为欢迎她们的到来,毛《太阳报》发表文章,标题格外引人瞩目:警界首创———为培训毛女警
  现任:武警成都指挥学院教研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