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雷姓网

当前位置:中华雷姓网 > 古迹遗产 > 陵园村落 >

 韩城有个“雷令公墓”
时间:2021-09-28 来源:合阳文联 浏览:
打印

韩城有个“雷令公墓”

    早就听说韩城有一个“雷令公墓”,作为令公故里合阳的雷氏后裔,到令公墓前进行一次祭扫和考察,就成了我们一直以来的心愿。
   


    2014年10月26日,我与宗亲献民、茂伟三人,首次专程考察了韩城雷许庄雷姓现状与渊源,并前往北苏村寻找“雷令公墓”。由于人地两生,未尝一愿,无功而返。自此,寻找“雷令公墓”成为我们要完成的一桩夙愿。
 
    2021年5月,韩城的一位宗亲到合阳参观《雷德骧文化广场》,谈到当地有个“雷令公墓”,主动答应回去后为我们找一些线索。2021年7月28日,我和建英、雷鹏三人以雷简夫文化研究会的名义前往韩城。韩城市文管所所长很热情,大家分乘车辆出了文管所单位大门右行上了327省道,行不多远即到达目的地。下车后,有条南北走向的田间路向南大约200米处就是北苏村,向北通向颜家沟,路的右侧有韩城市文物旅游局立的十分醒目的“韩城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雷令公墓”标志石碑,该墓1998年2月15日由韩城市人民政府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据《韩城市志》〔1991年12月出版〕“雷令公墓”条目解:墓“位于韩城金城南2公里处的夏阳乡北苏村北约200米处,有墓冢二,四周为耕地。
 
    我们怀着十分虔诚的心情,由保护碑南的小路东行约50多米,一个古木参天、杂草丛生的高大墓塚呈现在眼前,墓塚直径大约有七八米、高约四五米,墓塚上长满树木和杂草,分不清墓塚的轮廓,其中最高的两颗树约十多米以上,四周耕地皆为果园。历经千年风雨的“雷令公墓”仍然郁郁葱葱,保存得十分完整。面对老祖宗墓地,我们深深地三鞠躬。
 
据该村党支部书记兼文物保护管理员薛少宇及村民薛文学介绍:北苏村雷令公墓原有墓塚三,东边的一个墓塚被工厂扩建时夷为平地,另一个因修筑道路也被夷为平地,现在只留下一个墓塚了。
 


 
    雷德骧(918~992),五代后梁贞明四年(918)诞生于同州郃阳(今陕西省合阳县文王村)(见《历代名人生卒录》)。《宋史》载:953年,后周太祖广顺三年举进士,步入仕途(时已35岁)。先为磁州军事判官,又为右拾遗,三司判官,赐绯鱼。受命处理随州各县房屋和民田税,做得公平得当(雷德骧与赵匡胤在后周朝廷一起任职过8年)。“太祖每有事相问,均直言秉告,太祖每每予以采纳,并得到赏识。”(见《东轩笔录》卷一、《儒林公議》、《宋人轶事汇编》等)。太宗即位后,官至工(户)部侍郎(见《宋史》卷二百七十八)。其中,雷德骧劝太祖勤政,依法处斩吃人恶魔国舅王继勋,弹劾宰相赵普贪赃枉法,父子接力扳倒宰相赵普等故事,都给后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淳化二年(991),责授(耀州)感德军行军司马。”(见明·嘉靖《合阳县志》)“淳化三年(992),因疾而卒,年75岁。”(见《宋史》卷二百七十八)逝世后,葬于陕西合阳文王村雷家陵(今属韩城郝庄地界)(见《郃阳县志》)。后来,“其子有终为三司盐铁副使,上奏太宗获准,官衔追复原职,并赠太师”(正一品官职)。(见《大宋故雷公(有终)之墓志铭》)
 
    关于合阳的雷令公墓地及有终公墓地在明、清合阳县志有明确的记载。合阳县有关雷氏族谱也有记载。拔丁村雷氏族谱《雷公世系事迹家谱》碑文是从元代碑上抄下来的,此碑由“县丞刘凭等人在大元天顺六年壬午冬月吉日立”(大约在公元1300年左右。北宋灭亡(1127年)后的170年左右的元代。查《元朝帝王年号》元代天顺帝年幼,1328年在位只一月,不可能有六年的年号。元代第一个壬午为至元十九年,即1282年,第二个壬午年为至正二年,即1342年。不知什么缘故记成这个样子,待考。)碑文中记载:“景德间修造寺庵二处”,这是目前看到的关于整修雷令公祠及寺、庵年代最早的记录。
 
    景德元年是公元1004年,宋史载:这一年,“雷公有终陪宋真宗澶渊结盟,王超、桑赞逼挠无功,惟有赴援、威声甚振、河北列城、赖其雄张,虏即退,俄而契丹修好命还屯所、就统并州,召拜宣徽北院使检校太保”。(正二品官员)这一年,有终风华正茂,威声列城,护驾真宗,于契丹在澶渊结盟谈判。这年恰好是令公雷德骧去世12周年。有终公回故里祭拜先祖。
 


    《合阳雷氏重修寿圣寺太微观记》载:“令公家族兄弟父子祖孙在太祖、太宗、真宗、仁宗时,文德武功,载在《宋史》列传中。当年据敕葬于北乡太册村,左迤东村庄岭……各有敕赐香火院,东寿圣寺,西太微观。”在南王村、拔丁村雷氏族谱的《雷公世系事迹家谱》中载有:“邑志云,雷侍郎墓(即雷德骧墓)在洽水正北三十里文王村,有寿圣寺一座,太栅村太微观一座,自宋三司盐铁判官户部侍郎雷公讳德骧之次子有终览观此地形势,足以为祖坟之所,于景德间修造寺庵二处。”“第二年(1005年)七月暴疾、卒”,死后便敕葬于故里合阳县如意乡太栅村。(雷有终逝世后赠侍中,正一品官职)(1973年在这里出土了《雷有终墓志铭》《雷孝孙墓志铭》证实了太栅祖莹坟地的所在地。太栅村在文王村西约5公里的地方。)元代碑又载:“至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入境,国危兵乱,八世孙阶州刺史(正六品)讳广者钦奉圣旨、勅葬祖宗于文王、太栅二村之际,历金历元,及既有天下,无不有通志可考。东有黄河,西有梁山,背负黄河之险,面仰太华之峰,是关中之胜地,为祖宗之妥灵。其子若孙列葬左右,公立坟茔三座。……主持李遇真,道人贾海珊协邑厢族众,……使院宇墙壁损坏者彻而修之。……寿圣寺释教也,太微观道教也,呜呼,人生斯也,释门从释,道教门从道教,而能刻意修之者,是子孙追念祖宗之意也。”
 
    据不完全统计,在合阳县民间保存的《雷氏族谱》谱序中,提到关于寺庵宗庙的整修记录的有:从宋代建文王祖祠(992)以及后类似景德年间(1004)在太栅、文王修葺寺庵、祖祠,到金代天会四年(1127)、元代天顺六年(1328)、明代正德年间(1506)、明万历元年(1564)、清康熙6年(1667)、康熙58年(1719)、乾隆元年(1736)等前后近八百余年历代多次都对雷家祖祠、寺庵进行过修葺。
 
 
 
    寺庵祖祠文王雷令公陵区占地约27亩左右,呈方形。墓区在西北角,也为方形,约一亩大小。其他为陵园,栽有松柏树木,神道两旁有石人、石马、石猴等,当地人们称为“石猴地”。 寿圣寺在文王村里的大路旁边,寺内有《雷家祠堂》,供奉着先祖德骧公之神位。寺院有土地达100多亩,除供养僧人外,其收入还要供雷氏后人祭祖,及游客来此招待之费用。太微观在太册村南的有终公陵区,陵区占地约10亩,两个陵区由佛、道守陵。
 
    文王雷令公陵在合阳北之文王、太册有庙祀,有祭田,禋祀不绝,香火延续千年。在民国末年,已世远年深,僧贫寺古,佛殿、道观且将倾圮,寺庵的僧人、道士渐渐离去。到了民国三十二年(1943)《雷令公祠广募捐启》言:“忆先世之德业,应图追远,伥后嗣之失修,辄动孝思。”号召重修,未尝以愿。在抗日战争时期,庙宇被彻底拆毁,将木料运抵黄河沿线修了工事。共和国建立后,庙宇、土地全为公产,昔日辉煌不再,一切成为历史。祖陵的土地也被划为院落或作为耕地,只剩雷家祖祠一片100平米左右的遗址。
 
    韩城市雷许庄村人雷达,在陕西省文化厅供职,1994年起任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从事包括民俗学在内的民间文艺研究。对村史、家史及文化史、民俗史的研究颇感兴趣,对史留之物,尤为偏爱。1996年国庆节期间,在对故乡韩城市雷许庄村下院雷族家谱资料整理而写的《后记》及《后记补遗》中有这样的记载:“此资料集编定,即将付印,却有两个新资料的发现。一是雷仲勤先生电话告我,在雷许庄上院雷民兴家发现了《宋令公雷氏五门家谱》(以下简称《五门家谱》),并即托人捎来西安让我过目(该家谱是清乾隆五十三年,即公元1788年至咸丰八年,即公元1858年,由雷必发、雷云汉、雷桂甲等所撰)”
 
    “据上院《五门家谱》所录《邑志》载:“雷德骧,字善行,合阳人(后周)广顺三年进士。弟德逊(进士),谏议大夫。子有邻秘书正字(亦为进士),有终宣徽北院使太保侍中。有终子孝若、孝杰并内殿崇班,孝绪供奉官,孝恭侍禁。孝先,有邻之子,进士,领军卫大将军,昭州刺使,分司西京。子筒夫,雅知刺使,知辰州,又知同州、尚书、职方员外郎。子爵臣,郊社斋郎。”
 



    “关于雷氏家族的祖居及分流。”上院《五门家谱》录《邑志》曰:“其子孙之在合阳者,散处各村至数千人,亦有显者。其同州、韩城、朝邑、澄城、华阴诸雷姓,悉系同族。合(阳)故有坟北乡大栅村,高冢若阜大可数十亩,祭田数十顷。……又有祖坟,在文王村。”《五门家谱》雷必发《族谱叙》中,有“族居韩城许庄十有三世,与本邑北谢村、东雷村,并渭南雷化镇、合阳、朝邑、澄城诸雷姓,俱系令公德骧后裔。”又旧《韩城县志》载:宋时,有雷德骧者,合阳县人,其弟与子孙均为官宦。今渭南地区诸县雷姓多为其后。
 
    “关于韩邑雷令公四墓。上院《五门家谱》录有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进士、知韩城县事康行间所撰《重修宋贤雷公坟改道碑记》,知韩城苏村北雷令公四墓(今市志言二墓,不确),旧有碑文,后不存,实为憾。至于四墓各葬何人,或雷德骧墓何以在韩城?皆不得而知。希识者续考。我曾听到村里老者传说,德骧先祖于宋有功,战死疆场于边关,尸身难觅,宋王念其心忠功高,故奖制金头一具以厚葬,恐人盗而埋四冢以防(实埋一冢,以难辨何冢,此仅属传说,不足信?)”
 
    北苏村文保员薛少宇及村民薛文学在“雷令公墓”保护碑前给我们讲述了这里人们关于雷令公的一些传说:雷令公于宋有功,(还有一种说法是战死疆场)死后宋王念其忠心有功,故赐“金头银牙玉石下巴”整冠厚葬,恐人盗墓而埋四塚。四塚一在韩城,一在合阳,一在蒲城,一在周至户县。都是有德骧后裔聚居的地方,方便祭祀。可能是金头厚葬的缘故,近年来盗墓贼光顾过几次,都未得呈,估计韩城的雷令公墓可能是衣冠冢。
 
    在上世纪50年代的清明节前,山西那边的雷姓人渡黄河从芝川上岸,由乐人、唢呐的引领下,吹吹打打来到雷令公墓前祭祖。

 
 
作者简介
雷强民,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合阳金秋摄影协会荣誉会长,热衷于地方文化的挖掘、调查、整理和宣传。20世纪90年代,先后拍摄《黄河边上的明珠—洽川》等几十部电视专题片,出版了《致敬抗战老兵》《合阳历史文化名人雷简夫》《徐水仙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