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雷姓网

当前位置:中华雷姓网 > 雷锋精神 > 英烈劳模 >

雷飞鹏:中华革命之先驱
时间:2021-01-31 来源:未知 浏览:
打印
 雷飞鹏,字筱秋,号艾室(公元1863—1933)湖南嘉禾县普满乡定里村人。光绪癸已举人(公元1893年)。曾历任湖南缓宁、祁阳、湘潭、宜章等府县训导、教谕等职(清代学制府学主官称教授,州学称学正,县学称教谕,均各级训导佐之)。盛京将军衙门之提法司任科员(正七品)。光绪33年7月盛京设立奉天省,实行新官制奉天特设度支司以专理财政,司设使,司使之下辅以俭事,又分总务租赋、税务、俸饷四科、科有科长、科员、委员司书等。雷飞鹏任税务科员,因善理财政颇得当时的奉天总督兼东三省将军徐世昌的赞誉,称其为干练能员,于光绪34年春2月(夏历)初6日,雷飞鹏被委任为铁岭税捐征收总局主管,并加升正六品同知衔,雷飞鹏走马上任,认真整顿局务。光绪34年2月29日的《盛京时报》登载:“铁岭牛马税局并入税捐征收总局,雷筱秋大会认真整顿,到任后极少应酬会客。”(1908年3月16日,星期二《盛京时报》)仅月余之后,全局公务业已完全纳入正轨运行,局内秩序井然。为筹集革命经费支援辛亥革命,其宦辽3年余的全部薪响分文未寄故里。同年五月,雷飞鹏在铁岭城西门之外西大街,日本附属地内路南,临街建门市房3间,院内建房4间。院落深隧隐幽,为南北革命同仁来此密议或中转提供了安全隐蔽的场所。门市两间开设典当取名“源源当”,一间设大门,典当之门虽设而长关不为外人所疑。
  雷飞鹏公开身份是清朝命官,实则是孙中山派同盟会成员宋教仁到东北成立同盟会辽东支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雷飞鹏、张榕、徐镜心、吴禄祯、蓝天蔚、张绍曾、宁武、朱雯青、商震等人,在东北密秘进行革命活动,雷鹏飞自源源当由光绪34年开设以来,即频频接待革命志士,4年多一直不为外人知晓,可见他为革命的良苦用心。雷飞鹏早年受康有为,梁启超的变法思想影响,曾为康有为、梁启超尝识的得意门生,1896年在上海曾协助梁启超主编《时务报》,次年又于湖南长沙襄理梁启超主讲时务学堂,积极鼓吹和推进维新运动,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梁逃亡日本,雷飞鹏幸末祸及,退隐故里,1902年在上海经谭人凤,章炳麟介绍加入兴中会,决心追随孙中山先生,献身革命,以赴国难。时逢清政府户部举行大挑(清代自乾隆时笼络更多的知识分子制订三科以上会试不中的举人,挑取其中一等的以知县用,二等以教职用,每6年举行一次,意在使举人出身的有较宽的出路,名为大挑)。雷飞鹏才华出众,故被授留奉补用知县,派往盛京将军衙门之提法司任科员,从此,他的公开身份是清政府官吏。
  在东北雷飞鹏秘密投身反清革命活动,宣统元年(1909年)3月,雷飞鹏被授以宽甸知县实缺,任期仅半年,宽甸县大治,可见干练能员当之无愧,同年9月被任命为西安县知县。他是西安(辽源)自光绪28年8月建立县治以来的第9任知县。县城一切均待兴举之状。雷飞鹏到任后,首先调阅地方志了解当地历史,因刚建治不久,尚无地方志,于是,雷飞鹏暗下决心,要写部县志,他不辞辛苦,察看山川河流,走访社会名流,登临龙首山察看叶赫古城遗址,访古探幽,无限感慨,即兴赋诗曰:
  登叶赫东城山莽川行犹道是当年霸国
  望京华北斗时新势急最难为今曰公奴
  这里贫民流离失所,工商业很少,雷飞鹏为了解决贫民就业,立即筹集款项办理贫民习艺工厂一座,原来西安城犯人收监要押送二百余里外的开原羁押,犯人徒步往返,跋涉苦不堪言。由于一时款项不继,雷飞鹏便动用归已的养廉银修筑监狱一座而使犯人免去跋涉之苦。西安城大多民宅都是茅草房舍栉比鳞次,每当春风来临之际,时有火灾降临,百姓束手无策,眼望茅屋化为灰烬而陷入穷途未路。雷飞鹏立即组织富绅巨贾筹集巨款组建消防队,购置足够的消防器材,并训练百余名消防队员。大户商贾均购置备一定数量灭火器材,并于县城正中建了望台一处,昼夜派人观察火情,遇有火情发生则击钟报警,消防队立即出动,并由临时消防队人员协助扑灭火势。从此,减少了火灾发生,是年秋又于西丰县城开办《天合德》贷栈,每年秋季收购人参、鹿茸、棒子、蘑菇等药材山货及皮张,并代客商收贮粮豆,成为开辟经费的又一来源,并为往返于吉林、奉天(沈阳)关内等地的革命志士提供联络的处所,旋又令其在辽源州(双辽县)任警务长的族侄在该州治所郑家屯代开设《得得当》,典行一座,除为革命活动提供资金外,并做为奉天、吉林、齐齐哈尔三地的中转站及联络处所,是年冬“西安县图书馆”建成,空余之暇乘骑周临县境察看山川形势及走访民情,详勘各盛京围场之疆界及满、汉名称(西安城原属盛京围场八旗射猎之地),着手撰写西安县志,宣统2年《西安县志》定稿付梓。
  雷飞鹏创办西安两等小学校,亲自为学校撰写联:
  文中子将相门庭愧我无能未与诸生言礼乐。
  东西洋国民教育庸渠不若须知小学是千城,
  为根治东辽河水灾,修筑河堤,栽树造林。
  雷飞鹏在西安城时间不久,可是政纪突出,临离任时,他将自己珍藏4千多册线装经典图书,全部损赠给县图书馆,雷飞鹏调任广宁盐务局委员,西安县民众感沐其德政,拟制万民伞相送于十里长亭之外。雷飞鹏闻讯立即传喻耆宿及民众长者,晓知以理:“如是则诸公欲陷本官于无义也,本官即理此邦,应为此邦民庶效命,此乃应尽之责也,如是则难避钓名沽誉之嫌,愿众父老爱怜之飞鹏之幸也。”于是经轻装简出,经西丰铁岭晋省赴命。次日幕僚代向乡宿辞行:东翁不敢有劳西安父老相送,已于昨夜披星赴省矣,此邦民众爱戴之情,敞东将铭盛衷心。”衙门所有钱粮等均清点造册由幕僚代为交待清楚。宣统二年五月,雷飞鹏接任广宁,府盐务总局委员(今辽宁省北镇县为其府治、原辖阜新市、彰武县以南及医巫闾山以东之地)。广宁为关内至奉天之间往返必经之地。及由关内各地到东三省进行革命活动的仁人志士,甚至旅辽谋生的江淅湖广人等,莫不以广宁为落脚之处,这是因为,慷慨解囊系广资助的雷飞鹏早已名扬大江南北。
 
  宣统3年(1911年),长江流域的同盟会员及其他革命人士,纷纷酝酿推翻清政府的武装起义,并经常由陆路及海上来往于东北三省进行联络,以备形成南北相互呼应之势。同盟会辽东支部当时已壮大发展至万余之。根据东三省的形势及几次起义失败的教训,决定首先全力支援南方。于是发动会员自愿捐助以解决南方革命经费短缺之急,辽东支部于宣统3年6月,筹集一笔巨款由雷飞鹏指派手下得力会员解送南方。
  1911年10月12日(宣统3年8月19日,震惊中外的武昌起义终于爆发,消息传到东三省,革命党人欣喜欲狂,奔走相告,当时在奉天最有影响力的革命党人蓝天蔚,立即联合新军首领共同向北京拍电,要求清廷召开国会,制定宪法,组织责任内阁,另一方面又在北大营召开秘密会议,积极准备发动第二混成旅协士兵入城占领重要机关,宣告奉天独立。在军事上做好一切准备后,又和奉天革命党领导人张榕等同盟会成员召开秘密会议,决定于11月12日在奉天咨议局举行各界代表会议,并迫使赵尔巽出走)。
  但由于有人泄密,此事非但没有成功,赵尔巽反而当上了1911年11月12日在省咨议局举行成立的《奉天国民保安会》会长,在负责人名单中革命党人只占少数,张榕仅取得保安会参谋部副部长头衔。
  1911年11月14日,赵尔巽召蓝天蔚入署议事:“接朝廷谕旨,暂将君之统领一职免去,另有重任差遣委用,今南方风潮日烈,请君前往调查,据实以报。”蓝天蔚又得先往大连再赴上海商议对策。1911年11月17日他们在奉天成立“中华革命联合急进会”,其性质属于东北地区辛亥革命资产阶级革命团体,入会者达到万余人,其中以新、旧两军人员最多,共推张榕为会长,柳大年为副会长,雷飞鹏为经理部长兼“东三省日报”总编。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组织临时政府,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宣布中华民国建立,并于当月16日任命蓝天蔚为关外都督,率领北伐军千余人由上海乘船抵烟台登陆,与驻成当地的关外民军会师。并发表文告,宣称:“除暴安良,建立共和政体。”消息传至奉天,赵尔巽深怕张榕与蓝天蔚里应外合,便与张作霖、袁金铠秘议对策,于是张作霖指示其巡防营侦探长于文甲于1912年1月23日在大西关附近将张榕暗杀。当时雷飞鹏赴大连接济北伐军在奉天沿海登陆时所需物质供给等事宜,雷飞鹏为筹集款而离开奉天,才幸免被害。张作霖在派广宁盐务局查抄雷飞鹏余党时亦一无所获。仅将广宁盐局收支司事刘吉澎作为雷飞鹏的余党加以逮捕入狱。雷飞鹏奉“中华革命急进会”的决议“暂由广宁盐局公款小银元三万元为革命军坚付军饷, 待大局定后再付还。”一事物载入薄记中,而巡防营竞将帐薄及小银五千余元抄走,反诬雷飞鹏共携款三万五千余元逃走,其事发生在民国元年之后,而赵尔巽竟代已不复存在的清政府行事,将雷飞鹏革职查处缉捕。民国2年袁世凯又以大总统名义令湖南督军查抄雷飞鹏家,雷虽宦辽数载,其家却别无长物,仅有祖业遗产田60余亩,变价折合现银八百余两,又将铁岭的源源当及西丰的天合德贷栈查封变价抵赔公款。巡防营又捣毁“东三省日报”社,予以查封。
  雷飞鹏虽遭此迫害,依然不畏强暴,仍甘冒随时有被捕危险,为革命南北奔走。民国2年10月在通缉令尚没撤销之时,他竞冒杀身危险来东三省从事民主革命活动,在昌图县知事程道元的掩护下,派心腹人员护送雷飞鹏到吉林省教育司长兼署实业司长郭宗熙处,妥善安置雷飞鹏于其幕僚之中,(因当时张作霖的势力范围仅限于奉天境内)。郭宗熙由吉林省教育司长到吉林省道伊,直至吉林省长。
  1941年至1919年10月张作霖统一东北三省前的6年当中,雷飞鹏除于郭宗熙任吉林省长之后曾被派往德惠县做了一任知事外,其余时间均参与郭宗熙的幕僚之中,郭宗熙每一重大决策均为雷飞鹏所代为谋划。雷飞鹏虽在郭宗熙幕府之中,但仍于革命者有着密切的联系。1913年11月,雷飞鹏曾参与组织国民党长春分部,但公众即被袁世凯下令与全省的国民党组织同时取消。1914年7月10日,孙中山派蒋介石(化名石田介雄)与丁仁杰化名长野周作曾在哈尔滨向吉林革命团体宣读孙中山的亲笔信,要求东三省各革命团体立即组成《中华革命党》密谋举兵南下讨袁。雷飞鹏建议三省虽可直窥燕京,但目前封建顽固努力尚较地内雄厚,不宜举兵,应谨慎行事,未被采纳,蒋、丁二人返回东京后,向孙中山禀报:三省革命力量强大,且有黑龙江巡防营为后盾,极宜立即起事。孙中山任命丘丕振为“东北讨袁总司令”,来东北组织武装斗争,并派人在营口、铁岭、长春、哈尔滨等地策划起义,首先由中华革命党成员何海鸣、姜华廷二人在铁岭、四平、公主岭等地设立革命机关,准备反袁。同年9月6日,当姜华廷在开原县城建立革命据点时,因事泄被捕,其他各地亦随之先后失败。
  1919年10月23日,北京政府总统徐世昌批准郭宗熙之辞呈后,雷飞鹏亦辞去幕僚职务回到湖南。1921年被聘为湖南长沙图书馆长一职。由于他始终关心贫民饥苦而致力于慈善事业,1922年被公推为湖南省议员及华洋筹账会干事等职。1925年任教于上海群治大学,并于此时期内漫游江浙。1928年秋在杭州适与弘一法师邂逅相逢,弘一法师将雷飞鹏邀于寺内留住。二人谈至深夜犹无倦意,天明辞别留恋不舍。雷受弘一大法师影响,虽无适入空门之念,却从此萌生茹素礼佛之念。同年冬应乡里耆宿之请,于上海辞去教职,回乡担任《嘉禾县图志》总纂。1931年初付梓《嘉禾县图志》运用清代方志学理论,结合处于变革时期的民国时代特点,在方法,体例及内容辑录等方面均有创新。以后雷飞鹏又被聘录等方面有创新。以后雷飞鹏又被聘做《蓝山县志》的编修工作。
  雷飞鹏毕生苦读经史,能诗善文,教学有方,曾两任宁远“冷南书院”山长(山长一职除讲学外,并兼领院务)弟子遍布九嶷山麓。一生著述颇丰,著有《都庞山馆诗文集》等经史杂文数十部,其文章散见于京、津、沪、汉及东北各报刊之内,晚年客居湖南桂阳城颐养天年。1933年与世长辞,享年七十一岁。